遊戲新聞

小島談死亡擱淺 創作概念:多種場面同時構思

死亡擱淺 PC版發售後再次收獲一波好評,今日小島秀夫回答了粉絲的提問,分享了死亡擱淺 的創作概念,一起來了解一下吧。

kirokiro遊戲娛樂生活網 https://kirokiro.cc/

目前您最關注的演員和創撰文是誰?

我感興趣的演員有很多。

我最近看了《永生守衛 (The Old Guard)》(日本將在9月上映),對盧卡馬裡內利(Luca Marinelli)很關注。

他在《他們叫我吉克(They Call Me Jeeg Robot》裡扮演的反派給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我想他是一個會在全世畀(英語圈)大展身手的演員。當他戴上頭巾,看起來頗有幾分Solid Snake的味道。

說到創撰文,我在關注冰島出身的丹麥藝術家、現居柏林的奧拉維爾埃利亞松〔Ólafur Elíasson〕。

我通過電影和紀錄片看過他的作品,可是還沒實際「體驗」過他的作品。他的作品需要親身體驗才能領會。

現在,東京都現代美術館正在舉辦他的展覽「奧拉維爾埃利亞松:河流有時會成為橋」,這是他相隔十年在日本 舉辦的展覽。我很感興趣。

不僅僅是死亡擱淺,小島監督的作品裡往往既有讓人捏一把汗的懸念和恐怖場面,也有讓人淚流不止的感動場面,此外,像是Sam泡溫泉或是洗澡這樣日常生活的場面和很多笑點都亳無違和感(不破壞遊戲世界觀)地在遊戲中共存。這些場面您是如何構思的呢?是按順序構思的?還是同時湧現出來的?

無論嚴肅的場面、日常的要素,還是引人發笑的場面,這些當然都是同時構思的。

正因為是遊戲所以才能這樣。

這是無論在電影還是電視劇裡都無法實現的。因為吃飯、睡眠、排泄等等對干影視作品來說沒有必要,會成成為干擾。

電影長度是2個小時,電視劇則是1集45分鐘左右。內容僅僅由那些對故事來說很重要的部分組成,並不會真實地描寫一個人物的24小時。在攝像機無法捕捉的背後,角色們要睡覺、吃飯、排泄。攝像機會拍攝他們早晨醒來後和夜晚入睡時的場面,但不會描寫睡眠,對吧。就算有吃飯的鏡頭,也會編輯剪切。即使有吃飯的場面,主體也是席間的對話,不會集中在吃這個動作上。

但是,遊戲和電影不同。遊戲是與玩家一起度過真即時間的媒介。也正因為如此,我選擇平滑流暢地連接過場動畫和遊戲,不去影響時間的流動。

以死亡擱淺為例,Sam會吃東西,會喝水,也會排泄(站著小便)。

他會洗澡,會泡溫泉,也會主動攝取睡眠。

這些都反映了玩家的意志。如果不描寫這些的話會很奇怪。因為遊戲是一種虛擬的現實。

Back to top button